但是这两年宏观调控开始之后

唐永刚:对,因为本身它的需求也不是很大,而且对于大银行来说,即使强大的资产资本优势的话,它是可以去使得它的资产发挥更大的价值的。我觉得资产市场以后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现在大家其实比如说像这个是四大行,另外其他的银行,比如像兴业银行这样的,它已经开始做这个互联网银行、it银行这一块大的转型开始了,另外还有一些银行一些优势的资产也可以进行重新打包再资本市场上进行这个相应的价值重估。所以这些因素的话,其实就是关键看怎么来分析银行它未来的发展价值,或者到目前的资产价值的话我认为还没有被充分的挖掘出来。

经济之声:也就是互联网端对于其他行业的威胁,在银行业可能没那么明显,但是有一个明显的不好就是息差明显在缩小,这个影响怎么来看?

唐永刚:上浮30%你还是要考虑,从安全性,很多因素,我们现在看到四大行的利率是比其他的股份银行或者是中小银行是要低一点点,但是并没有引发大规模存款的波动,因为毕竟它综合的考虑规模问题。

经济之声:但是有一个问题,毕竟银行不是一家,有很多家,而且规模经营状况,网点分布,这种风险的控制还有很多区别的,为什么整体给的估值都这么低,是因为它已经到了一个竞争很激烈的一个行业了吗?

唐永刚:这个是必然的,必须让利于实体经济。我们现在之前这几年的情况来讲的话,有时候大家就讲这个问题,你这个因为银行的牌照的问题,所以导致很多利润的话并不是靠银行自身的努力,经营的努力实现的,而是依靠着牌照,依靠某种程度的垄断形成,所以这就是要放开民营银行竞争的非常重要的地方。

唐永刚:有多种因素,之前给的估值低是因为担心地方政府平台债的问题,担心房地产坏帐。但是从它的不良贷款坏帐率来看,略有上升,但是总体可控的。从经济调整这一块应该可以稳定下来,问题倒不是很大。还是要去看它的成长性,特别是在讲互联网+的时候,总觉得互联网金融会对银行业产生一些冲击。

经济之声:年报数据凸显怎样信号?怎么来看目前几大行的这样的一个业绩?

唐永刚:应该是这样,对投资人来说,股票市场投资资本是追求回报,追求的是收益率。作为资本来说,它必须创造比较高的收益率。特别是像美股市场来说,整个市场投资结构问题,是90%以上都是自然人的情况下,交易来自于自然的情况下,那么大家注重这个。也就是说银行成为估值最低的行业,它们的股价长期保持一直是最低,特别今年情况来看的话,银行的股价又成为全球全市场最低的股价。

经济之声:昨天民营银行的第一家已经开始营业了,您觉得对于银行的冲击大不大?

经济之声:但是它出台的第一个政策就是把存款的利率上浮30%。

唐永刚:这个业绩确确实实还是很好的,因为它的基数很大,所以总量依然很可观。主要是它的业绩增速,因为资本市场讲的是成长性,但是对于银行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就是它的高速成长期应该说已经过去了。那么之前的话,靠中间利差,主要是和过去十几年依靠房地产以及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大的投资时代密切相关。在这种情况下,对银行来说,应该也是它的黄金年代。但是这两年宏观调控开始之后,或者整个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的情况下的话,很多产能过剩的企业或者是高污染的这种企业,或者说包括房地产这块,投资公司都明显的回落了。但是总量依然很大,虽然是个位数的增长,但确确实实还是真金白银的增长。

但是理性客观来分析,或者把像美国这样发达资本市场做一些比较的时候,其实会发现互联网金融是不可能冲击或者说大规模的冲击目前银行这一体系的。而且从银行来说,本身也可以搞互联网+,而且他们每一家银行都可以做。所以互联网银行同样在做,而且他们比一般的就是现在社会上一些互联网这些企业要比它们强大的多,因为具备强大的资本优势,强大的客户优势,强大的网点优势。

经济之声:那从投资股市角度来讲,是不是股市更看重一家企业的规模的成长、经营的成长?

经济之声:或者即使上浮30%,在目前的这种以理财产品为基础的存款的形态下,冲击也不大。

据经济之声报道,昨天晚上,随着工行及交行披露去年业绩报告,目前农行、中行、工行以及交行这四家国有大行的2014年年报均登场。去年,工商银行实现净利润2763亿元,平均日赚7.57亿元,在盈利方面继续领跑。而年报显示,这些国有大行无一例外地遭遇了盈利增速放缓、不良贷款率攀升的局面。宏源证券财富中心总经理唐永刚对此解读。

唐永刚:我依然认为不大,因为民营银行的话,它毕竟规模小,即便你像国外发展几千几万家银行,它还是最终的大银行还是那么几家。所以说这个还是一个自然的规律。